无径织森

FB<CM<Thomas_mann<同好欢迎找我玩(*/ω\*)

【刻意】

  FB相关/newtina/

 
  在重新成为傲罗后,相应的工作量变的相当大。因着格林德沃的重新出现,也变得繁忙了许多。办公室里,蒂娜盯着手里的一叠关于要求更改保密法各个部分的申请,想起昨天因为此事吵的不可开交的国会会议,头不自觉的就开始痛。
  自上次事件已过去半年,美国魔法国会发生了不小的变化,提议修改保密法的人越来越多,魔法正当化的呼声越涌越高。虽然国会的巫师们对此反应不一,但在某种程度上,蒂娜觉得也许是朝着好的方向转变。
  她把那叠纸塞进抽屉,转头从一旁堆积的书堆里抽出魔法物品进出口记录。蒂娜抿了口咖啡,随手翻了翻,发现近几天有一批伦敦的魔药配置物品会抵达美国。
  为保证配置的魔法药品的合法性与公用性,国会对进口的魔药物质向来实施相当严格的检查制度,卸货时每次必须至少有一名傲罗在场进行监察。而这次,在记录最后的负责的人员的名单上,蒂娜发现自己的名字赫然在列。
  …………
  庞大的货船缓慢地驶进港口,摇摇晃晃在岸边停稳。早已在此等候的工人们搭好梯子,上船舶打开货仓的门,开始一箱一箱地往下搬运。
  蒂娜是在卸货进行到差不多一半时到达港口的。她来替换前一个人,接手接下来的工作。在简单地交谈了几句后,那位傲罗便离开了。蒂娜在卸下的货物旁转了几圈,随后就上了船,迎着来来往往的工人,一路溜达到了货仓。
  货仓里的箱子所剩无几,空气里渗透着一种药草植物和泥土以及海水混合的气味。蒂娜站在门口,四月清透的阳光携裹着带些寒意的海风撞入黑黝黝的房间,她不由自主地深吸了一口气。鼻腔里充斥着万物生息的味道,这使她猝然想起另一个人,他孔雀蓝的大衣有着相似的气息与味道,只是与这比起来要更加地温和。
  算起来纽特也已经离开了半年,不算长不算短的时间,让想念也变得犹疑。
  ……其实纽特是有寄过照片过来的,是在他抵达伦敦时。彼时伦敦已经开始下雪。纽特身处一片雪地,看样子他本来是想好好和嗅嗅一起照的,却不知为啥又变成了从钱堆扒拉嗅嗅的场景。正手忙脚乱着,照相的人貌似不耐烦了,就随手团了个雪球砸在他身上,纽特立马回头瞪镜头。
  ……就这样把一张不知道带的是什么节奏的照片寄到了蒂娜面前。
  想起妹妹奎妮看到照片一脸神奇的样子,蒂娜就忍不住想笑。接着她迈步走进货仓,抽出魔杖,用魔法检查是否有什么违禁物品藏在货物的箱子或角落,最后,在最里面发现了一个令她意想不到的东西。
  红褐色的箱子在魔法的作用下漂浮在空中,蒂娜盯着它看了一会儿,打从心底觉得莫名熟悉。她试着伸手摸摸它,箱子没有动静。她暗地里松了一口气……不知是关于放心还是失落的,正准备回身的时候——
   “咔”
  几分钟后,蒂娜面无表情地手提着箱子走出空空的货仓,她四处张望了一下,最后目光投向最前面的船舱——窗口里映出了点蓝。她不假思索地走过去。
  纽特在舱房靠窗边发了会呆,等到工人已经走光了,才打算出来。他本来是打算去取了箱子就立刻结束这趟作为护卫的任务,只是在他一拉开房门抬起头的同时,这种想法顿时就灰飞烟灭了。
  高个棕发的纤瘦姑娘正站在门前,睁大眼睛看他。
  蒂娜开口问他为何在这里,尽全力表现的不动声色。纽特沉默了几秒,接过自己的箱子后开始解释说是为了还一个魔法部同事的人情,他在自己外出旅行的时候帮了很多忙……
  ——你知道也许会碰见我吗?
  蒂娜最后还是没有忍住。话一出口她就有些后悔,只是也不好补救,便硬撑地死盯着他。
  她有想过纽特会含糊的回答——毕竟就是这么一个人。然而她没想到他听后只是抬起头,隔着六个月来首次直视她的眼睛。阳光在纽特眼底晃悠出一片青色,他专注地盯着蒂娜,然后微笑,

“我知道。”
 
 
  一小时后,纽特坐在纽约一家咖啡店里,街对面就是一家面包坊,人来人往的生意很好。他盯着杯子里的咖啡,努力不去看对面坐的蒂娜。纽特现在脑海里全是刚才船上说完话后她睁着湿漉漉的眼睛,瞬间咬唇憋哭的模样,魔咒一样挥之不去。
  事实上他直到到了美国也没想清楚为啥会接受同事的请求——其他的方法还有很多,他却选择了这一个算不得省事的,笨拙的——就为了完成一个重逢。他曾经走过世界上很多地方,见过数不清的景色与城市,也领略过不同让人惊异的生物,纽约不算其中特别让人记忆深刻的——却是唯一让纽特迫切想再来的地方。
  他在有点乱的额前发后面躲闪着看蒂娜。她察觉到后朝他笑笑,纽特又连忙移开视线。实际上,终于觉得纽特恢复正常的蒂娜心底也松了口气,之前那句话她是真的有点抗不住——因为突如其来地感觉到了安心,导致她当场心律不齐,差点就要失态哭出来……现在回想起来,蒂娜无端感到了羞怯,便也装模作样的喝茶。
  两人明明面对面坐着,却就是不肯正大光明的对视,偏要在咖啡热茶氤氲的水汽里互相偷看。
  门外的树上,一头猫头鹰安静的看着这两人半晌,接着回头挠羽毛,扑腾扑腾了翅膀。
 

_(:_」∠)__(:_」∠)__(:_」∠)__(:_」∠)_

感谢拉到这里。
迷之文风继续……
虽然民间禁止私自买卖,不过我想进出口公用应该不会禁止……?
发完这个我可能会瘫两天……
土下座。
 

【意味着】

  无车,清水_(:3」∠)_

  纽约最后的那次大雨后,Queeni是哭着回家的。
  回家的路上Tina一直安慰着Queeni。看着平日明亮温柔的妹妹泣不成声的样子,Tina内心也有点戚戚然。
  回到家后,她不由得偷偷地瞥了一眼进了门后就默默站在角落里不知在想什么的Newt。房间里只有Queeni小声的抽泣声。在Tina以为他会一直安静下去的时候,他却忽然抬起头,说了一句:
  “就算忘了,该遇见的还是会遇见。”
  这话明显是对着Queeni说的。正趴在桌旁拭泪的Queeni一愣,抬起泪眼看他。他局促地顿了顿,视线就下意识地移到窗边,下一秒发现Tina也怔怔地看着他,脸上不知为啥也是一副黯然的表情。Newt不知所措,但他仍继续说下去:“我觉得任何相遇都有其意义,比如我救下雷鸟,是为了送它回家,又比如我和皮克特——它前几天救了我一命,比如你和Jacob——也许在他看来是初见,而这对你却是重逢。”   
  话音刚落,Newt就发现两人的表情产生了变化。Queeni倒是止住了眼泪,Tina则眼圈都要红了。
  ???
  他一脸疑问地盯着她看。但Tina抿着嘴,低下头不说话,不让他看自己的表情。后来Queeni起身进了卧室,就剩他们两人在客厅站成笔直的对角线。
  “……”
  Newt盯着Tina长而细密的睫毛,耳旁散落的碎发,两人沉默了一会儿。最后在他下决心走过去的时候,就见Tina一个猛抬头,接着气势汹汹地靠过来,在离他不到半米的地方停下,仰着脸瞪他——
  各自的距离缩短到几厘米,Newt惊了一下,就看见Tina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Newt,那么,你和我呢,我们的相遇的意义是什么?”
  她笔直地看进Newt平时总是躲闪着的碧绿的眼睛深处,让他有些慌乱。他语塞了很久,不知怎么回答。
  此刻他被迫直视Tina,彼此之间这种对视让他觉得问题答案呼之欲出,同时又让人觉得相当不可置信。
 
  只是直到最后离别时,当他对她做出连自己也意想不到的举动时,当他在扶梯上想要回头又不敢回头时,才朦朦胧胧地想到并确信了答案。

结局憋了好久……
响应大大号召——
就暗搓搓问一句,我这神奇文风看的下去嘛……能看的话我就继续试着写写……

【World trigger】【让千】
 
  ooc有。
  祝食用愉快。

 
  似乎这个季节的雨天总是这么多,在天空里胡乱飘洒着,黏黏绸绸着配上阴暗的天色,让人没来由的心情不好。
  绘马让进了操作室,甩甩伞上的雨滴,心情不太好的拿起装着狙击枪的包,穿过走廊来到狙击训练室,准备开始训练。
  “啊,早上好,”正在调试枪的让一抬头,就看见标准苹果头的女孩在隔壁的座位仰着脸对他微笑,“好久不见了啊,让君。”
  “……嗯。”让有点掩饰着含糊地回答了一句,“早。”
  虽然听起来格外敷衍,但千佳并没在意,而是转回脸,安安静静地开始拨弄手边的枪。

  今天的训练是在虚拟的城区里相互狙击。各就各位后,让默默伏在一栋楼的墙角,手指抓紧扳机,通过狙击镜扫视周围的景物,四周静寂无声。
  …………
  约么一会儿后,让稍微活动活动手腕,吐口气,准备转移。他刚刚射中了两个人,从不太熟练的逃走姿势来看,应该是刚入队不久的人。让转出那栋楼,端着枪正准备换地点,却冷不丁与刚从隔壁楼急匆匆出来的某人撞了个满怀。
   …………刚才果然不该嫌麻烦把定位关了……
  让一边揉揉自己肩膀,一边想着在边境里小只到能撞到自己肩膀的狙击手似乎也只有一个人,抬眼果然就看见全身都拢在斗篷里的女孩。千佳抬头见是他,便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笑,清澈的眼里存了些歉意盯着让。她随后欠了欠腰,抱紧怀中的枪。两人僵持了一会儿,千佳抿抿嘴,转身就想离开,却不料被让一拉手腕拽了回去。
   “…………!?”
  千佳意外地抬头,刚想问什么就又被他伸手一按被迫地视线朝下。
  千佳心里满是错愕。
  ……在她刚才头探出的位置,一缕细烟缓缓消散。让等了两三秒,确信那个狙击手已经离开后,才放开在她头顶上的手,对上她的眼睛,慢吞吞地面瘫着脸道歉: “抱歉。”
千佳先是一愣,便立刻理解了他行为的原因,微红着脸道谢。听千佳的语气里,让隐隐感觉得到她些许的懊恼。安慰不由自主地组成语言,却在出口的一瞬间被他竭力咽下去。千佳看着不知为何移开了视线的让放开了她的手腕,便再次温和的弯起嘴角,点点头,抱着枪退后几步跑开。
 
  冗长的训练过后,让拿了毛巾,捂着脸瘫在休息区一动不动。窗户正半开着,雨还没有停,鼻尖闻得到细微的湿润气息。
   “……让君。”
  千佳纤细的嗓音突然在一旁响起,她小心翼翼地在对面的座位坐下,看着少年迟疑了一秒后伸手揭开毛巾,遥遥朝自己看来。
  她将手中的饮料递过去,看他接过去,犹豫了一下开口:“……这是刚才的谢礼。”
  让摇了摇头表示这没啥。两个人就这样面对面坐着沉默,让听着窗外隐约的雨声,看着千佳在灯光与厚刘海下模糊不清的表情,没来由就想起几年前的一个雨天。
   ……所以么,阴雨就是让人烦躁。
  “……鸠原前辈就是在一个雨天走的。”这句话在让还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就滑出了口,接着他盯着手里的饮料,保持一个姿势没动。千佳抿着嘴,听这似乎突兀的一句话,没开腔。
  事实上是她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毕竟这件事,对他们两个人而言都不是能简单地一语带过的。
  ……毕竟在某种程度上,她也算是一个间接加害者。
  千佳在心里有点无措地想着。
  “……抱歉,雨取队员,让你听我发牢骚…………”片刻后让回过神来,不自在的道歉。千佳微抬着头看了会儿对面同岁的少年掩在刘海后紫灰色的眼睛,笑着笃定地摇了摇头。
  “没事的,你一定会再次见到她的。”
  让不知为何也没移开视线。他们就这么互相看着,让觉得心情慢慢舒展开来。
   …………若眼前的她能做到的话,定不会再出现像鸠原前辈的情况了吧。
  他在心里如此默默祈祷着。
  此刻,窗外淅淅沥沥的雨,貌似也变得没那么讨厌了。
===============
首先,很感谢能看到这里。
这里圈名水袖,由于几年没写文都不知道写了些啥…………
入WT圈有几年了,目前是all千,不吃腐但偶尔也会看看腐_(:_」∠)_
欢迎找我玩wwwww
注:让千的粮好少啊啊啊啊啊【打滚】